貿易戰隨時震散電貿股
 
王弼
專業投資者
香港奧國經濟學院院長
易方資本首席經濟師
2018年6月18日

  美國向中國貨品徵收的五百億美元關稅清單,如期於上周五公佈,中國商務部隨即作出等量報復。早前,絕大部份評論說特朗普一介商人,貿易戰靠嚇居多,雙方必定妥協,這個說法,也不算全錯,因為像第二次世界大戰,軸心國最後也以「無條件投降」作妥協,日軍沒有鬥到最後一兵一卒,美軍並沒有瘋狂投擲原子彈殺光日本人,縱使最後的妥協,要經歷死傷幾千萬人才出現。所以,說貿易戰最終妥協收場,邏輯上一定沒錯,但過程會構成多少經濟損失,引起股市多少動盪,「妥協論」者大都持樂觀態度,不過王弼憂慮的,是市場對侵叔一而再再而三的錯判,美股仍然高位徘徊(納指更創新高),這樣的樂觀是否合理。

  有趣的是,香港許多對特朗普不以為然的評論,說他掀起全球貿易戰,令美國孤立,令歐洲倒向中國,所以有一種結論,是中國或成貿易戰下的最大贏家,但很可惜,目前無論A股或港股,都跑輸美股,年初人民日報預言美股下跌20%仍未兌現,卻像快要發生在A股身上(由年初最高點計下跌超過15%)。如果連神通廣大的人民日報都錯判,我們這類小財演變燈神也情有可原吧?

  除了人民日報跌眼鏡,根據華爾街日報報道,中國官員面對特朗普發動的貿易戰,感到沮喪,因為他們認為侵叔立場反覆難測、飄忽不定。其實,只要有看過他的大選著作《Great Again》,不難發現侵叔立場非常一貫,就是他要利用關稅作武器,企圖改寫跟中國甚至全世界的貿易遊戲規則,所以斷不會因數百億農產品和飛機入口而收貨。也許有人把自己的價值觀投射在侵叔身上,以為任何人都可以用錢收買,可是侵叔竟然見錢不開眼,卻來個長遠大洗牌,實在匪夷所思,也教人憤怒。

  至於自嘲為特朗普觀察家的王弼,雖然自特氏爆冷當選美國總統,到預測他會發動貿易戰一事上,都沒有看錯,可是,我也認同人民日報,認為美股的強勢不合理。經反覆思量,得出以下解釋:香港眾多錯判特朗普的評論,不難看出,字裡行間,寫的人都不喜歡特朗普,但我認為他們對特氏的印象,主要是來自CCTV、環球時報、CNN和紐約時報等二手資料。討厭特朗普,與其說是發自中環精英們的真心,倒不如說是一種時尚,但時尚這東西,可以隨時轉變,例如若特朗普於2020年成功連任,我敢擔保,許多中環精英屆時就會轉口風,未必再以罵侵叔為潮流。中國人看風使舵優於美國人,以致中港股市更有效率地反映貿易戰的破壞力(所以率先下跌)。

  但反觀華爾街或華盛頓的精英們,對特氏的討厭可是發自內心,因為特朗普最為人詬病的一點,是他不按牌理出牌。什麼叫不按牌理?就是不按那些國際外交事務專家的建議出牌,卻在經濟和外交上獲得空前突破,令專家們陷入嚴重的身份危機,自己引以為傲的專業知識,竟然不如一名毫無從政經驗的老粗「亂噏廿四」!美國精英階層拒絕認錯,繼續低估特朗普,包括貿易戰對美國經濟的長期震盪,和他對長遠改變國際秩序的執著,也許是美股高水的原因。

  基於中國已向美國發動貿易報復,可以預期,侵叔第二輪向中國貨品徵收的一千億美元關稅清單快將出籠。雖然許多經濟學家說,就算1500億美元關稅全部落實,對兩國經濟增長的影響輕微,但亦有不少西媒指出,經濟學家們的模型,未有計及關稅對全球供應鏈的震盪,所以嚴重低估其破壞力。一些科技股像亞馬遜、阿里巴巴、eBay等,牽涉大量國際貿易,不單對貿易戰無動於衷,更越升越有,貿易戰何時會動搖投資者對電貿股的信心,值得留意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