十年寒苦,沒有父資產的年輕人捷徑
 
王弼
專業投資者
香港奧國經濟學院院長
易方資本首席經濟師
2017年6月22日

  昨日出席電視台節目,講貧富懸殊、講扶貧,我發現社會有一些迷思必須打破,至少在個人層面,一定要識破這些似是而非的謊言。繼續做老襯,未能對症下藥,又怎能改善自己的環境際遇?

數據不騙人

  數目字不懂騙人,但發布數據的人卻可以騙人。正所謂「造數」,美國最頂尖大學流傳一個說法,精英在大學要學的,就是如何編寫數字去管治普通人。就拿最近公布的香港堅尼系數來說,社福界會以煽情的言語來形容香港的貧富懸殊,「同贊比亞有得揮」。但他們不會說,紐約和華盛頓的堅尼系數比香港更高。貧富懸殊,可以說是國際都會的必然現象。至於理由,我多次重申,因國際都會房地產有價,各國央行瘋狂印鈔令其價格上升,凸顯貧富懸殊。

社會應該提供上流機會?

  有說年輕人感到無助,是因為覺得社會缺乏上流機會,這是實情。但他們不了解的是人類歷史中,過去幾十年的高社會流動不過是罕見的例子,特別是回歸過渡期,港英統治階層自動撤退讓位給下一代的機遇,可謂千載難逢。社會階級的形成,是靠一代又一代的累積。當一個家族爬上了社會的最頂層,一定設法鞏固自己的地位。要打破這種壟斷,社會有時會出現大洗牌,例如兩次世界大戰或出現在各地的革命。

  較和平的手法,則是在本地找不到機會的年輕人往外闖,例如歐洲人一窩蜂擁到新大陸開墾,中國人賣豬仔到南洋博一博。最近,新西蘭推出移民政策,提供許多優惠,邀請一萬移民到南部開墾。這個捷徑成為小資產階級的機會,代價是十年寒苦生活,沒有父資產的年輕人,考慮一下吧。